我今年25岁,是一位泌尿科医生,像我这个年纪就考上医学院的女生不太多。
由于泌尿科的医疗性质必须要常常接触生殖器,所以女医生并不是很多,但是粉奇怪,原本我是想服务一些女性患者,结果女性反而不多,来看诊的都是一些上了年纪的男性或是年轻小伙子。
其中还夹杂着一些根本沒生病而来看诊的,原来我发现这些人根本就是想要我触摸他们的生殖器,藉此引起他们性奋……
今天看诊的病患还真是不少,比平常多了2 成。
已经过了看诊时间,还有十几位沒有看完,由于最近医疗纠纷频传,医院粉重视服务品质, 所以我看诊时都很谨慎,深怕得罪患者而被医院解聘。
终于剩下最后一位病患了,看完这一位就可以好好轻松几天了……
「下一位」,我喊着病患进来……是一位高中生……我问他「怎么了,」
他吞吞吐吐回答:「……我……我……下面好像怪怪的。」
我跟他说:「不用不好意思……站起来,脱下裤子我看看……」
她脱下内裤亮出不太大的小弟弟,我看了看告诉她:「沒怎样阿,哪里怪怪的……」
我握着她的小弟弟拉下包皮检查龟头有无异样。
突然间那原本只有4 公分大小的小弟弟竟然缓缓的变大,尔且一直往上翘了起来,瞬间涨大到了19公分长。
我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告诉他,年轻人就是年轻人,这么容易性奋,但是你的变化也太大了吧,小的可怜....大的吓人……真是的……
原来她是因为天气炎热沒清洗干净轻微感染而已……
「沒事啦……我帮你消毒一下就好……別担心啦……」
我拿起棉花棒沾了一些消毒水在龟头和尿道口上面动作,年轻人的阴茎反射性的动了几下……
突然间他惊叫一声!!!
「好痛!!!!好痛阿……」
我跟他说会痛是正常的,他回答是「尿道粉痛……」
我才惊觉完蛋了……我沾错药水了……
这下糟糕了,我一时之间不知该如何,弄到龟头还好处理,跑到尿道里面我根本无法处里,我赶紧叫他赶紧排尿,藉由尿液把要水排出来。
只见他一脸痛苦回答:「不行啦医生,我刚刚才尿过,沒尿了啦~~你们医院怎么会有你这样糟糕的医生……要是把我最重要的器官弄坏了怎办……我要去告你们……」
我一听他这样说,赶紧安抚他:「……我……我真的不是故意的……你不要生气,我一定负责到底……我马上帮你处理就是了……」
眼看着时间一秒秒的过去,再不解决的话她的生殖器搞不好会报销,而且我铁定会挨告的……
我想了一下大概只剩下一个方法了,就是『精液』,让他射精!!藉由精液把药水排出体外……
我赶紧叫她躺到医疗床上,我带上手套抹了点婴儿油就往他的阴茎上来回套弄……
年轻人可能是被我这突如其来的举动吓一跳,又可能是手淫的感觉让他感到快感,原本愤怒的情绪瞬间不见……
转而闭上眼睛静静的在享受我那温柔的小手带来的刺激感,我告诉他,这样有沒有想射精的感觉……有的话赶快射出来就沒事了……药水会随着精液流出……
他告诉我说这样好像沒感觉,因为他平常就常常手淫,已经习惯用售套弄的感觉,加上疼痛感根本无法射精……
惨了,这样也不能解决眼前的问题……
看来只有剩下最后一个方法了,就是~~~『用我的阴道』~~~ ……
反正我也不是处女,况且她的阳具又那嚜的粗大,我也不算吃亏,不做的话我可能挨告也划不来……
这时候我脱下粉红色蕾丝内裤,撩起短裙露出我那晕红色的阴唇……
因为不能带套否则药水还是会接触他的龟头,我沾了点凡士林往阴唇口涂抹……
我告诉他:「忍着点~~让我用阴道帮你夹出来……」
他一听到我这样一说,阴茎彷彿打气似的更加涨红……
我右脚一跨左脚一蹲,用骑上位姿势抓住他那磙烫的阴茎就往我的阴道里送!!!
「嗯……喔……」我俩同时发出愉悦的呻吟……
「啊……好大阿……你的阴茎好大好长好烫……嗯……啊……啊……好舒服……」
「喔~~~ 医生~~~~~ 你的阴道好紧……你那紧实的小穴包覆着我的男根,阴道壁上的绉褶一寸一吋的磨着我的大龟头……喔……喔……喔……真样我会受不
了……会射出来的……喔……」
「对~~~ 赶快干我……啊……啊……医生的阴道给你用力插……用力干……嗯……啊……啊……就是这样……幹上来……」
「嗯……用力一点……啊……顶到了……顶到子宫口了……嗯……」
「啊~~~~~~~ 好深~~~~~~~~~~~ 好深喔~~~ 啊~~~~~~~~~~~~~~~~啊……」
「喔……医生……你不要再说了……太刺激了……喔……我整支阴茎都麻掉了……喔……喔……」
「嗯……快阿……快……快射出来……射在我的阴道里……射在我热唿唿的阴道里面……啊……太舒服了啦……」
「啊~~~~~ 啊……你的阴茎真的太大了啦~~~~~~~~啊!!!!!!!!!!!!!!」
我突然间翻了白眼仰头一叫……
「来了!!!!我来了!!!!!!!!!!」
我感觉到我因道在急速的收缩……一阵一阵的抽蓄……我张开双腿用力一坐……
「嗯……好深……」
「喔……喔……医生!!!喔!!!!!!!!!!!!!!出来了!!!!!!!!!射出来了!!!!!!!!!!!!!!!!被你的阴道来了……喔……」
过了一下我抬起身子,精液缓缓的从我的阴唇缝中流出来……
我问他「还会痛吗……」
他笑着回答:「只剩下爽的感觉……好爽……」
我跟他说:「为了补偿我的医疗疏失……你后天再来复诊……我会再好好的『深入』检查……看看还有沒有残留的药水在里面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