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码头
「呜!」一艘从厦门开来的轮船停靠在台中一个码头,这个码头不是正常的
码头,而是一个海滨大饭店的码头。
甲闆放了下去,船裏一群人走了出来。高跟鞋踩地闆的声音之后,传来一阵
老女人叽叽喳喳的说话声,而且还是东北女人的说话声。
「诶呀妈呀,这船坐了这麽久,累死俺了。」
「你瞅瞅,人家这酒店咋就这麽气派呢。」
「俺寻思,这回一定能成。」
……
码头上灯火通明,一下子把这群女人照的非常清楚。
只见这群女人估计有五六十个吧,全部都是40岁以上的老女人,最大的看
上去有50多,个个身材高大,奶大屁股翘腿长,浓妆艳抹,头发烫成了各种顔
色,穿着风骚浪荡,各个都是丝袜高跟鞋,加上紧身能体现身材的服饰,有的还
有皮草做装饰,操着东北腔,有很多还抽着烟,大声喧鬧着,扭着屁股叉着腰走
上了码头。
与此同时,酒店的一个大型包厢裏,有一个T台,T台周围坐着大概二十个
个光着身子的男孩子,几乎都是十几岁的,最小的看上去只有12岁,最大的也
就18岁,几乎都是清秀的、白皙的、瘦小的台湾公子哥。这些男孩子都是沒穿
衣服,一个个鸡巴高高挺起,看着包厢墙壁上做爱的贴纸和大屏幕中的黄片。他
们激烈的讨论着。
「能找个东北女人做马子,还真是不错呢。」
「太妹真的都玩腻了,好想换换口味啊。」
「对啊,能和她们炒饭,最好能给我生个仔。」
这是怎麽回事呢?
原来,这是一年一度的台湾公子哥的淫乱盛宴。这一天,很多到年龄的台湾
富豪的公子哥都会偷偷来到台中,年龄限制是在12岁到18岁之间。在这裏,
他们将迎来大批来自大陆的东北熟女。这些女人在台湾非常受欢迎,很多他们的
父辈都找了东北女人做小三,这些女人每天穿着风骚性感,加上非常开放,在这
些性欲勃发的台湾小正太面前晃来晃去,把他们一个个都看炸了。所以这些操遍
了小少女的公子哥早就想换换口味了。这一天自然非常受圈子裏的欢迎。
那麽,这些东北娘们都是什麽背景呢?她们几乎清一色都是离异的妇女,年
龄要求在40岁到55岁之间,身高要求在一米七以上,胸围和臀围都是经过了
严格的筛选。由于这些东北女人好吃懒做,几乎找不到工作,做鸡危险而且有点
擡不起头,因此来台湾发展就成了很好的目标。由于这裏的少年都是非常有钱的,
有很多一掷千金,能够勾搭上这些台湾富少,几乎成了东北老娘们的梦想。最让
她们开心的是,每年来台湾的一批东北老娘们都很受欢迎,第一批基本上会被抢
走一半,剩下的会推送给其他沒有来的富少。并且很多达到16岁的富少甚至会
直接娶了这些比他们大30岁的东北娘们,因爲操起来太爽了,并且由于东北老
娘们体格好,甚至还有部分爲这些台湾富少生孩子,由一个沒文化、好吃懒做、
在大陆沒人要的母鸡,变成富家太太,和富少一起继承家産,变成凤凰。
这样的故事激励了大量的东北娘们报名,经过筛选的能够有资格偷渡到台中。
东北老娘们下了船都在码头的广场上集合。这时候,一个身高一米八、烫了
黄色大波浪头、脸上涂脂抹粉、上身豹纹紧身衣、下身黑色包臀皮裙、黑色丝袜
和黑色长筒过膝靴的48岁女人,和一个20左右、身穿高雅晚礼服、身高一米
六左右、清秀白皙帅气的男生一到来到了广场上,男生一直抱着这个女人的屁股,
时不时在她的腿上抚摸着。
「各位阿姨好,我是周强,叫我强仔就好了。这是我太太刘丽丽姨。」
下面立马开始了窃窃私语,原来,这个活动就是周强和刘丽一起办的。据传
言,周强在16岁的时候一次嫖娼,莫名其妙的嫖到了刚到台湾第一次卖淫的刘
丽,那是刘丽44岁了,和几个姐妹一起。周强从来沒有这麽爽过,刘丽强健的
体格、高挑的身材、巨大的屁股、风骚的性格和无穷无盡的性欲,让他爽爆了,
于是他就把刘丽接回了家裏淫乐,后来包养了起来。在和家人几次斗争之后,他
于次年和刘丽结婚。第二年刘丽就爲周强生下来孩子。后来不知道怎麽了,周强
的父亲离奇死亡,整个大家産就落到了周强手中。于是他就有推荐东北老娘们给
台湾富少的想法。并且慢慢办了起来。目前已经初具规模了。丽姨和强仔的故事
激励了无数东北骚娘们来台湾碰运气,也刺激了很多台湾富少来这裏找洩欲工具。
「我看大家精神状态都很好啊,走,一起进来吧。」
第二章 T台
在一阵尖叫声中,大厅的灯熄灭了。在五光十色的灯光中,强仔的声音传来:
「麻吉,ready?」
「ready!」所有的少年都高喊。
「Let’s begin!」
一个身穿泳衣、下身肉色丝袜、脚上水晶恨天高的老熟女走来,头发染成了
绿色,画了绿色的眼影和唇彩,大概45岁左右,身高175,扭着巨大的屁股,
亮着两条大长腿走上了T台,只见她到了台中央,剧烈的扭动自己的大屁股,嘴
裏不断飞吻着台下的少年,嘴裏用这些台湾富少最喜欢的东北腔说:「诶呀妈呀,
这噶哒咋这麽多人呢?」
这时,台下一个160的、16岁的富少受不了了,大喊一声:「就你了,
当我马子吧!」
之间他一下子跳上了台子,抱住了这个老娘们,由于这些富少都是天天健身
的,所以他不费吹灰之力就公主抱起了这个娘们,手不停在她的屁股、大腿上抚
摸,一下子就吻上了这个娘们,并把她抱下了台,只听到丝袜刺啦被撕开的声音,
然后就是插入的舒爽声,之后就是肉体啪啪啪啪啪啪,老女人啊啊啊啊啊!
「恭喜,韩少获得头牌。大家继续努力!」
之后走过来一个穿着护士装的熟女,但是看上去只有40岁,并不是特別成
熟,身高也就一米七,她极盡风骚之能,在台上晃来晃去,很多少年伸手去摸她
的腿和屁股,还有的把她拉过来亲嘴,甚至有的把鸡巴在她的脚上摩擦,但是都
摇摇头。于是这个老熟女黯然离场。
「哦,不好意思这位佳丽,不要灰心,我们还有推荐上门的活动,不要放弃。」
强仔说。
又有几个熟女上台了,有的穿着豹纹,有的穿着空姐制服,有的穿着女警装,
都是卖弄风骚,有的被少年拉了下去,抱到一边肏了起来,有的还是沒人要,默
默离场了。
这时,一个大概50岁、177的熟女,头发高高盘起,画了正式场合采用
的妆,上身黑色的貂皮大衣,下面是黑色的包臀皮裙,肉色丝袜,白色过膝长靴,
走到T台中间,突然一下掀开了皮草,裏面居然一丝不挂,两个略微下垂的大奶
子就在那裏摇摆,然后她大大的岔开腿,一下子撕开了丝袜裆部,大喊:「谁来
舔老娘的屄!」
下面的少年都疯狂了,之间这个老娘们跪在T 台边一个富少的面前,把她的
骚屄露出来,这个富少这是不客气,抱住屁股就舔,这个舔好之后,她移动到下
一个,在第五个富少那裏,终于少年受不了了,一下子把鸡巴插了进去,这个熟
女立马将两条大长腿缠在了少年的腰部,少年一下就抱起了熟女,边走边幹,好
不快活。
「这位阿姨太有创意了,恭喜你!」周强说。
看到她这样,接下来几个老娘们也这样,但是明显慢慢就不好使了,第四个
熟女被抱走后,后面几个就沒被富少看上。
「哇塞,看那个阿姨!」这时,大家的眼神都被一个阿姨吸引了!
只见一个46岁的熟女,身高达到了恐怖的185!并且看上去还是一个混
血,很可能是中俄混血,之间她鼻梁非常高,头发染成了大红色,黑色眼影和黑
色唇彩,只见她上身穿了银灰色的长袖西装,裏面明显什麽都沒穿,直接裹着E
罩杯的大奶子,下面是银灰色的包臀西裙,包裹着硕大的屁股,两条大长腿,大
腿粗,小腿细,裹着咖啡色的丝袜,脚上踢着银色的高跟鞋,鞋跟极高,鞋尖非
常尖,加上她脚大,可以很好的显出气质。
只见她站在台中间,左手掐腰,右手吸着一柄女士香烟,用东北口音说:
「俺寻思能不能有个小乖把我领走。」
顿时少年们炸开了锅。
「阿姨看看我吧,我家几十亿资産!」
「別理那个太保,我卡裏一千万,全都给你!」
「他是个噼腿男,我特別忠诚,我给你两套別墅!」
「龟毛!看看我!」这时,一个身高一米55的瘦小少年一下子跳上了T台,
看上去他有17岁,「这是结婚协议!我正式向你求婚,我的三套別墅、5千万
存款、五部豪车我们都共享,我已经签名了,你只要签名,我们明天就结婚!」
顿时全场鸦雀无声。
「咯咯!就你了!」老娘们开心的像一个小姑娘,顺手把名字签了。这可把
富少激动坏了,当场把她往前面一按,撕开丝袜,让老娘们腿大大的岔开,由于
他身材矮小,她噼腿都快成150度了,然后富少站在后面对着这个屁股插了进
去,抱着这个大屁股在T台上一顿疯狂的勐肏,嘴裏高喊:「她是我的女人了,
哈哈哈!」老娘们也高喊:「诶呀妈呀,操死我了!」
「真是动人的啊!居然还有这一手,祝福他们,但是,不要在T台上办事,
可以下去。」
于是两个人边走边操,下了T台。
只能说这些老娘们真是极盡所能的卖骚,只见他们连女兵装、OL装、兔子
装、猫女装、豹纹装、旗袍、水手装、女仆装、篮球服都穿了,少年一阵阵嚎叫,
后面不断传来操幹的声音和射精的声音,以及东北老女人不断用东北骚浪话刺激
大家的神经。终于,最后一个55岁的老女人,一米78,穿着女学生装,扎了
两个马尾辫,在那裏唱小红帽,被最后一个13岁的正太领走了。
其他熟女只好走一圈之后黯然离场。
「好了,每个人都找到了自己的伴侣,让这场淫乱盛宴更精彩吧!」
这时,强仔和丽姨也纵倾的操幹起来!
第三章 亮仔和红姨
一辆开着敞篷的玛莎拉蒂奔驰在台中的沿海公路上。一个清秀的12岁少年,
上身穿着T恤,下半身什麽都沒穿,挺着大鸡巴,身旁一个美熟女,穿着豹纹连
衣裙,黑色的丝袜裹在腿上,此时她已经脱了那双白色的恨天高,将双脚紧紧夹
着少年的大鸡巴勐烈的足交,少年左手扶着方向盘,右手在熟女的丝袜大腿上疯
狂的抚摸。这个少年叫吴亮,是台中昌隆吴氏集团的公子,由于是次子,所以并
沒有什麽需要担当的责任,9岁就尝了女人,11岁少女少妇已经玩的沒意思了,
每日花天酒地之后,听说东北老娘们很骚,看了她们的视频之后感觉想尝尝,于
是就参加了活动,带走了这个叫陈红的48岁的熟女。陈红家是黑龙江的,身高
173,家裏有两个孩子,出来打工和工地的一个汉子操上了,被老公发现了,
就离婚了,她孩子也不带,每天就是打打零工,偶尔卖淫。听自己的姐妹说有这
麽个机会就来试试,办理了假的入台证等等手续之后,就坐船来到了台中,沒想
到真的被选中了!
此时红姨正在吸着香烟,而亮仔在用蓝牙打电话,两人驱车前往亮仔的別墅。
「起喜,你个衰仔,谁让你不来呢?爽的要死,」亮仔正和一个好兄弟聊天,
这个孩子因爲父母管的严沒有能够参加,正在懊悔,「我马子叫红姨……」
「啥玩意啊,俺哪是你马子啦。」红姨用力搓着亮仔的鸡巴。
「哈哈,我马子生气了,恩恩,哦哦,我太太,我太太行了吧,哦my g
od,太爽了!」这时红姨的脚已经快把亮仔的精液吸出来了。
「来,给老娘喷一个!」红姨风骚的说。
「挂了!」亮仔挂了电话。用力抓着红姨的丝袜大屁股,用力搓揉。
「啊!射了!」只见亮仔的精液喷涌而出,全部射到了红姨的黑色丝袜上了。
「诶呦我的妈呀,射的啥玩意,都射我脚上了,恶心死了!」红姨故作风骚
地说。然后缓缓脱下丝袜,直接往外一扔。
「换条丝袜嘛,就喜欢你穿丝袜。」亮仔说。
「小毛孩子。」红姨故作娇嗔的说。随即从包裏拿出了一条黑色的裤袜,直
接一下子把自己的大白脚放在了亮仔面前的前玻璃上,然后将丝袜套在脚尖上,
慢慢滑过美脚、小腿、大腿,然后换另一只脚,仍然放在前玻璃上,慢慢穿上,
然后勐地擡了一下屁股,将裤袜套在屁股上。
「诶呀妈呀,刚才被你这个小鬼头整的,妆都花了,该补补妆了。」
随即红姨拿出那个蓝色的口红,对着汽车的后视镜,在自己嘴唇上从上到下
涂着,一边涂,一边上下嘴绷在一起将唇彩涂均匀,一边魅惑的看着亮仔。
女人最风骚的两个动作就是穿丝袜和涂唇彩了,亮仔的鸡巴瞬间就硬了!
车停了,停在了一个偏僻的靠海路边,只见亮仔缓缓的转过身去看着红姨。
「咋地啦?咋停着儿了呢?」红姨一边拨弄丝袜,一边魅惑的舔着嘴片。
「真是被你这个欧巴桑勾引的要爆炸了!」亮仔脱了上衣,沖了上去,一边
一把扯烂了红姨的丝袜裆部,将硬挺的鸡巴直接插了进去,一边射出舌头,一口
吸住了红姨的嘴唇。
红姨的右腿放在了挡风玻璃上,屁股被亮仔抱着,亮仔一边大肆抚摸红姨的
大屁股,一边像打桩一样疯狂的在红姨的骚逼中抽插,上面两人疯狂的接吻。
一会,亮仔低下头,用力隔着豹纹啃咬着红姨的大奶子,下面紧紧抱着东北
骚娘们的大屁股,用力一下一下勐操,红姨被操的啊啊啊直叫。
「啊啊,东北的女人操起来就是爽。红姨,別只在那裏啊啊,说话。」
「小毛孩子,知道啥就爽。啊啊啊!你让俺说啥?」
「东北口音,随便就行,听到东北话就觉得骚浪!」
「诶呀妈呀,啥玩意啊!」红姨说。沒想到这句字正腔圆的普通东北话居然
激发了亮仔巨大的兽欲,亮仔擡起红姨的左脚,放到面前,伸出舌头奋力舔起了
丝袜脚,下面的鸡巴居然更粗了,操的红姨爽的飞了天,不断「诶呀妈呀,啥玩
意啊!诶呀妈呀,啥玩意啊!」地喊了起来。
海风不断吹来,海浪打在礁石上发出啪啪的声音,海边的豪车上,一个富少,
集合帅气和前途爲一体,居然不断疯狂操弄着一个艳丽无比的东北老娘们!玛莎
拉蒂不断上下起伏。
突然,亮仔感到快射了,就紧紧抱着那条大长腿,身体充分与丝袜相接触,
嘴一刻不能的舔弄着,下面更快的操弄了。红姨也抱着亮仔,指导他喜欢东北话,
就更加快速的高喊:「诶呀妈呀,啥玩意啊!」
终于,在狂操200下之后,亮仔的精液喷涌而出!两具肉体紧紧抱在一起,
一分锺后才放松下来。
红姨从来沒有被操的这麽爽过,还在浑身抽搐的喊着:「诶呀妈呀,啥玩意
啊!」
而亮仔也不管红姨了,踩起油门,玛莎拉蒂飞驰起来。等待这对台湾富少与
东北骚娘们的,是连续十天的疯狂性爱!
第四章 欢仔与艳姨
欢仔怎麽也想不到自己会做这样的事情。今年15岁的王欢,居然在自己朋
友的诱惑下,将一个东北老娘们带回了家!王欢的父亲是大华资本的老总,家裏
非常有钱,王欢还是独子。但是王欢的父亲是非常勤勉的企业家,不仅別墅只有
一套,全家人住在一起,给王欢的零花钱也不多,王欢的零花钱很多来自于他妈
妈,但是还是沒有自己的別墅。虽然王欢也挺纵欲的,经常和女孩子纵情,但是
自从看了很多圈子裏的富少带着自己的东北娘们做爱的场景,自己也非常想得到
一个属于自己的东北娘们。不过带回家还是要小心,因爲自己的父亲最近在休假。
但是沒办法,出去开房被自己父亲查到会被打死的,和自己的熟女的第一夜还不
想去朋友那裏,于是,他就偷偷带着自己的东北骚娘们艳姨,回了家。
艳姨叫王艳,51岁,居然和欢仔是本家。家是吉林的,和丈夫很多年都生
不出小孩,就离婚了,沒想到出去淫乱了不就就怀孕了,虽然孩子生出来了却不
知道是谁的。她的孩子高中后就混社会去了,王艳在自己姐妹的邀请下,登上了
来台中的船,居然被富少看重了。
这时,在一栋別墅中,一个一米六的小正太,拉着一个一米78的熟女,敲敲
的走着。小正太穿着休閑装,而美熟女则穿的非常夸张,一身红色的胶衣紧紧的
裹着她的身体,胸部傲人的被挤得鼓鼓囊囊的,下半身裆部的地方有一个拉链被
拉开了,裏面潺潺地流出白色的精液,一直到脚,整个身体都被黑色胶衣裹住了,
她手中拿着脱下来的红色长筒过膝靴。
「嘘!別吵醒爹地了。」
「你爸还在家啊,这可咋整啊!」
「沒事,我们小声点。」
好像经过了很久的挣扎,两人才爬上了二楼,悄无声息。一进门,一关门,
欢仔就开始脱衣服。
「艳姨,把靴子穿上吧,sexy!」
「一肚子坏水!」艳姨将靴子穿上,而欢仔早就受不了了,一下子扑了上去,
让艳姨将自己的大屁股撅起来,自己站在床边,扶着她的大屁股,勐烈的抽插起
来。
「Oh my God,太爽了!」
「我CAO,太大了,太大了!」
两人正在纵倾享受交配的快乐,突然听到楼下有响声。
「Willian,are you at home?」欢仔的父亲喊道,
两人在家都是英语对话。
「oh……yea,Im home.But Im a little tired now!」欢仔说。
「OK,have a rest。」欢仔的父亲说。
「吓死我了。我们还是到被窝裏面吧。」欢仔说。
「我CAO,还不被热死啊。」艳姨说。
「沒事,激情!」说着,欢仔将艳姨推上了床,打开了壁灯,关闭了大灯,
然后跳到床上,用被子裹着两人的身体,将鸡巴从她的背后插到了她的骚逼中。
两具肉体在被子中疯狂的操弄着,就好像在涌动的两只大肉虫一样!只是涌
动的越来越快,越来越激情!两人此时都是大汗淋漓,感觉激情一触即发。
就在这时,门响了。
「Willian ,can I open the door. I forgot a very urgen thing. ld
like to tell you. 」
欢仔知道父命不可违,但是自己胯下还有一个东北骚娘们呢?怎麽办?
「我CAO,不能开门啊!」
「你把脸蒙在被子裏!」欢仔说。然后调低了壁灯,由于壁灯在床的另一侧,
所以艳姨那边基本上是在一片黑暗中。
「Come in Daddy。」
欢仔的父亲推开了门,但是好像沒有发现什麽异常,然后就开始询问王欢有
关升学考试的事情。
聊了三分锺的时候,早就忍受不了的艳姨开始缓缓的耸动自己的屁股。
「Oh……」王欢喘了一口气。
「What is the matter?Do you feel s
ick?」
「No,I am fine……」爲了报复,欢仔也开始缓缓耸动自己的
屁股。两人就这样在交配着,这个台湾富少一边与自己的父亲讨论着升学的问题,
一边操幹着自己被窝裏这个比自己父亲还大的东北老娘们!
「Ok,have a good night!」
在自己父亲关门的一刻,欢仔奋力一顶,精液喷涌而出!两人太累了,居然
保持这个状态睡着了!
第二天,有晨勃喜欢的欢仔感到完全不同的感觉,自己胯下居然有一个胶衣
骚货,于是再次奋力抽插起来……
第五章 刚仔与萍姨
「啊!爽!早上还能来一发,真是爽!以前早上都是自己手淫的,萍姨,和
你炒饭真是太happy了!」
「诶呀妈呀,爽死我了!刚仔你太壮了!爽死我了!幹死老娘吧!」
这时,在泛海科技总裁的儿子李刚的別墅中,正上演一出惊人的肉搏!只见
秦萍,这个一米85的巨大混血东北老娘们,红色大波浪,黑色浓妆,银色西装
西裙,咖啡色丝袜银色高跟鞋,正挂在155的刚仔身上!只见她双手抱着刚仔
的脖子,双腿搭载刚仔的双肩上,刚仔擡着她的屁股,将骚逼一下一下压向自己
的鸡巴,他擡着这个女人在客厅的镜子前停了下来,疯狂操弄,一边舔着她的高
跟丝袜美脚,一边搓揉她的短裙丝袜美臀!一会,精液喷涌而出!
李刚今年17了,已经可以结婚了,他的父亲对他要求完全沒有,所以他和
谁结婚很随意。加上他父亲刚刚和他妈妈离婚,娶了一个18岁的东北少女,身
高一米九,每天就是东北口音,高挑性感,到处扭动,看的李刚心痒手痒!于是
义无反顾地决定娶一个东北老娘们了!
而秦萍则是中俄混血儿,46岁,因爲个人太风骚了,就离婚了自己的女儿
也交给前夫了。自己一个幹过很多工作,都因爲钱来的不如自己花的,很苦恼,
于是就来到了台中。
今天两人要去办理结婚登记,大陆女人在台湾结婚有很复杂的手续,又是要
宣誓,又是要体检,又是要海基会批准什麽的,但是由于有钱,刚仔的相当于是
秘书吧,早早就办好了,名字什麽添加一下,在萍姨第二天进入豪门之后,两人
就去户政事务所办理结婚登记了!
萍姨开始还以爲在T台上的那份结婚誓言带有儿戏性质呢,沒想到是真的!
在所有姐妹当中,可能萍姨要第一个加入台湾籍了!
到了户政事务所,相应的工作人员一看到两人的材料,就皱了皱眉头。
「又一个年龄悬殊的,又是东北女人。」她默默地说。
旁边的工作人员看到刚仔个子那麽低,清秀,但是一身名牌,非常飘逸,再
看萍姨一头红发,穿着制服丝袜高跟鞋,还有一米85的身高,就不像正经女人。
于是大声说:「就是,现在这麽多东北的破鞋过来,好恶心哦!」
「啥玩意,你说谁是破鞋?」
「就是说你啊!」这个工作人员说。
「你他妈的才是破鞋呢!我CAO。也不看看你那个样子,又矮又胖,真是
沒人要!」
「你说谁沒人要!」
「就是你!俺们东北女人受待见怎麽了?有本事你长个挺屁股?你长个大长
腿!傻逼一个!」
看着刚仔办完手续了,拉着他扬长而去。
看着刚仔一句话不说,萍姨生气了:「你这小子,也不知道帮我骂那个傻逼!」
「萍姨我在回味啊!回味东北老女人吵架,太刺激了!Oh,bloody
hell,我受不了了!」刚仔一把将萍姨拉到了厕所中。
沖进一个隔间裏面,让萍姨的一条腿搭载自己的肩头,然后抱着萍姨的屁股
疯狂的抽插起来。一边嘴裏高喊:「啊啊啊!太喜欢东北女人吵架了!」
「啊啊啊!这是哪门子事儿啊!小变态!」
15分锺后,刚仔将磙烫的精液射入萍姨的骚逼中。
之后,刚仔决定带萍姨回家,见见父母。
一到家,刚仔看到自己的父亲坐在餐桌旁,而后妈坐在她旁边。
「Daddy,这是萍姨,我们已经办理了结婚手续了。」
「好的。」刚仔的父亲看了看萍姨。但是这时却发现,萍姨和刚仔的后妈对
视着。
「妈!」
「妞!你怎麽会在这裏。」
「我是他后妈啊!」
「什麽?你嫁给了这个老头子?」
「你嫁给了这个小屁孩?我CAO,他有沒有老娘我大啊!」萍姨的女儿一
下火了。
「我想嫁给谁嫁给谁,嫁给狗和你这个小崽子也沒关系!」
「行啊,你嫁啊!你嫁给李刚,我是他后妈,喊我妈啊,喊啊,你个贱女人!」
「你才是荡妇!18岁就家人,喊你浪逼!」
两个人隔着桌子大骂了起来,骂的非常难听,虽然很多髒字李刚都沒听过,
但是一定就知道一定是非常狠的骂人的话。
只见李刚的父亲叹了口气,浑身颤抖,然后一下跳了起来,走到萍姨女儿后
面,掏出鸡巴插了进去!
「啊!你个死鬼幹什麽呢?」
「我最喜欢东北女人吵架了,听你们吵架还能幹你们太爽了!」
「我也受不了了!」李刚也拨开萍姨的短裙,幹了起来!
就这样,萍姨和她女儿,一个东北老女人,一个东北小姑娘,隔着桌子用极
爲粗野的东北话对骂,背后被台湾富少和台湾富商父子两抱着屁股狂操射精!
第六章 华仔与梅姨
有人可能疑问,哪些沒有被选中的东北老女人怎麽办?哈哈,东北老女人在
台湾这麽受欢迎,这些精挑细选的老女人怎麽会沒人要呢?
原来那些当天T台沒有被选中的东北老女人,都被放到了网上,在一个12
到18岁富少的圈子裏拍卖!T台之后一个小时开卖,居然半个小时30个东北
老娘们被全部买走!不能不说东北娘们对台湾的入侵啊!
何华,18岁,是台湾鼎盛能源董事长的三儿子,基本上不用考虑继承老爸
的家业,他争气的哥哥就能解决了。于是他在他的別墅裏每天就是玩游戏,玩游
戏,在看到那些美丽性感的游戏宝贝,他总是受不了,由于性格非常内向,因此
沒能找到洩欲的对象。终于在13岁那年,他买了一个几万块钱的充气娃娃,并
且买了很多很多自己喜欢的制服、丝袜、高跟细,然后给充气玩玩打扮,发洩自
己的欲望。17岁那年,他终于受不了了,在家裏嫖了娼。
有一天,他无意间被拉近了一个群当中,发现裏面居然是拍卖东北骚娘们的。
那一次他沒有采取行动,结果看着一个个富少和东北老娘们在群裏秀性爱照,
有的甚至秀结婚照、亲子照!看着十几岁的小正太,抱着一个四五十岁的美熟女,
居然还有两个人的孩子,他就受不了!
第二年,也是他最后的机会,他参与拍卖了!终于,花了1000万买下了
一个叫苏梅的东北老女人。照片裏面的她看上去并沒有标注的42岁,还是那麽
年轻动人,身高173的她比自己的161高了一头,那成熟的气质,还有身上
的女警制服,黑丝袜,黑色高跟,让何华激动的舔起了屏幕。于是下定决心第一
个就买到了苏梅。
他还记得第二天苏梅被送到台北他的別墅的情景。在和別人客套几句之后,
穿着女警装,的梅姨就被华仔请进了屋子。
开始华仔还有点拘谨,于是梅姨提议两人喝点酒。大家都知道,东北女人特
別能喝,沒喝几杯,华仔就有点蒙了,开始色胆包天。
梅姨看时机成熟了,就拉起了华仔,两个人热烈的接吻,热烈的做爱!当天
晚上,华仔爱死这个阿姨啊!风骚,高挑,满嘴东北话,他在她体内一发一发射
精,最后两人在家裏的地闆上相拥而眠!
于是,得到华仔信任的梅姨,得到了一个去华仔小密屋的机会。
「啥玩意儿还神神叨叨的?」梅姨问道。
「好东西。」华仔说。一边用手在梅姨穿着女警制服的屁股上抚摸着。
门打开之后,梅姨顿时吃惊了!只见在地摊上有一个巨大的席梦思,整个房
间裏散落着各式各样的制服丝袜和高跟鞋!有女警、护士、空姐、学生、OL、
女仆、水手、女兵……丝袜有连裤袜、长筒袜、中筒袜、短袜、厚丝袜……各种
顔色的丝袜,黑色、肉色、咖啡色、灰色、白色、粉色、红色……高跟鞋也有各
种各样的,靴子、高跟鞋、高跟凉鞋……
「诶呀妈呀,俺寻思你就用这些东西解决你的个人问题啊?」
「嗯,梅姨,这些年过的好苦逼。」
「沒事,来,给梅姨选一身吧。」
于是,毫无审美情调的华仔,给梅姨穿上了女兵的绿色制服和超短裙,下面
是大红色的丝袜,脚上居然是绿色的高跟鞋,看起来大红大绿,非常不协调。
「啥玩意啊,大红大绿滴,整的和花姑娘一样!」
「梅姨就是我的花姑娘!」
说完华仔就将梅姨按在床上,一通疯狂的抽插。
东北女人非常懒,台湾宅男也很懒,于是,两人每天都叫外卖,也不怎麽打
扫卫生,就从地闆上拿起一身制服丝袜高跟鞋给梅姨穿上,华仔自己一丝不挂,
操完吃,吃完操,操完睡,睡醒再操!
终于,半个月后,在两个人必须收拾一下房间的时候,梅姨居然呕吐了!去
医院一检查,原来是怀孕了!
「我就要当爸爸了!」华仔高兴地说。着实把医院的医生吓到了!
第七章 台湾经济领袖午餐会
东北娘们,尤其是东北老娘们,迅速成爲了台湾社会的焦点。在台湾的报纸、
电视上展开了激烈的讨论,随着大陆和台湾两地越来越开放,越来越多的东北老
娘们到台湾自由行,但是除非条件太差,一般都留在了台湾。甚至有很多台湾立
法会中的女性代表提案,禁止老家是东北的女人到台湾。但是这是不可能的,整
个台湾还是以男人爲主,政界的老古董们每天都泡在东北嫩妞的温柔乡裏,而商
界的青年才俊基本上家裏都有一个东北老娘们做老婆,于是舆论开始一边倒,出
现大量的大肆夸贊东北老娘们的文章、社论等等。
这一下子让整个台湾的男性沸腾了,有家有事的台湾男子都拼盡全力去包养
东北娘们,去出轨。而整个青少年、青年群体都趋之若鹜的找东北老娘们挥洒自
己仅有的零花钱。而台湾的女性一听到东北口音,一看到高大肥熟的东北老娘们,
就恨得咬牙切齿,路上经常看到东北老娘们与台湾女性当街吵架,并且一边都是
东北老娘们完胜。这时总是很多路人拿着手机录像,生怕错过了任何一个细节,
然后回家对着东北老娘们吵架的视频疯狂地撸管!
五年后,台湾商界发生了明显的变化,那就是迅速完成了新老交替,一大批,
甚至绝大多数龙头企业、财阀都换成了20岁左右的年轻人。他们背后的东北老
娘们出了大力。这些女人非常喜欢攀比,也非常败家,这些十几岁的年轻人的零
花钱总是不够她们糟蹋的,但是他们又能操这些东北老娘们,于是在东北老娘们
的圈子裏,盛行起了促进这些集团新老交替的活动。手段真是五花八门,有的东
北老娘们天天到这些台湾富少的父亲那裏大骂,最后将他们气的放弃了总裁身份
或者直接气死。有的委身于这些老头子,基本上2个月就可以将这些老头子吸幹,
送他们上西天。同时,帮助摆平董事会也是这些老娘们的拿手好戏,无论是大鬧
董事会,还是委身于他们然后用艳照威胁,最终,各大行业的总裁基本上都换成
了20岁左右的原来的富少。
于是,一年一度的台湾经济领袖午餐会变成了一场鬧剧!
这天,台湾的金融、能源、通信、IT、生物、制造业的巨头和大企业的总
裁都要出席,但是经过了换帅,目前这些巨头都换成了20岁左右的年轻人,他
们都带着自己的太太,40—50岁的东北老娘们,坐着豪车,到达了台中酒店。
豪车门一开,首先是清秀、瘦小、年轻的台湾富少,现在应该叫富商了,下
了车,穿的定级的定制西装,随后,他们的太太下车了,只见一个个高大肥熟、
打扮的花枝招展、穿着丝袜高跟鞋紧身衣的东北老娘们下了车,只见她们披金戴
银,从头上的饰品和染发剂,到脚底的高跟鞋和足戒,都是最名贵的品牌,她们
全身的衣服首饰和包加起来都是超过百万的,但是这些阔太太并沒有阔太太应该
有的礼仪,大声喧哗,嬉笑怒骂,满嘴髒话。那些男性服务生基本上都是上下对
这些阔太太行礼,而那些女服务员则都交头接耳。
「有伤风化的八婆,一个个老母鸡。」
「就是就是,到处爆粗口,也不知道这些小帅哥怎麽想的。」
「我们的地方都被她们糟蹋了。」
但是千万別被这些东北老娘们听到了,后果不堪设想,会被她们当着所有人
面大骂的。
午餐会开始。在自由讨论期间,很多富商都是有董事会的任务在身,要去和
其他总裁商量合作的事情,但是基本上都变成了鬧剧。
一个通信界的巨头总裁,苏克,21岁,带着自己49岁、179cm的老
婆张寒,去见IT界巨头李刚,而李刚带着自己185cm的混血熟女老婆秦萍。
「李总你好。」苏克非常有教养的走过去和李刚握手。
「苏总,你好你好,最近怎麽样。」李刚说。
但是还沒开始正式谈合作项目,张寒就开口了。
「诶呀妈呀,你就是萍姐吧?」
「咋了大妹子,我是。」
「我就说嘛,那家伙,个子这麽高!」
「哈哈,大妹子你也很高啊。」于是,李刚和苏克就退到一边,听两个人说
话了。
「终于给我逮着了,咱们可要好好唠唠。看你这一身真是有品位,这鞋子真
不错。」
只见秦萍穿了一双白色的短靴,配上两条黑丝大长腿,非常性感。
「哈哈,还不是刚仔喜欢嘛。专门给我挑的。」秦萍说。李刚马上就脸红了,
因爲他知道秦萍要开始口无遮拦了。
「哟,刚仔还真有眼光啊!」
「那可不,天天趴在我脚下给我舔脚舔鞋,每天出门我的鞋都是他给我穿的,
还是用嘴给我穿的,哈哈。」李刚立马转过脸,看向了別处。
「我发现这些小崽子就喜欢我们的脚丫子,」说着张寒擡起了自己的大红色
过膝皮靴,只见苏克的脸也立马红了,「每天都让我穿皮靴,晚上不洗脚,把脚
捂得臭死了,然后给我舔,还说我脚上的臭水他们最喜欢喝了。」
两个东北老娘们就这样把自己小丈夫喜欢自己脚丫子的事情全部说了出来,
高声讨论起来。
「他还吃我的丝袜呢,放到嘴裏吃了好久,那只袜子我穿了半个月沒洗过,
臭死了,我CAO,他还在那嚼!」
「我老公还喜欢给我舔鞋底,真是变态,含着我的鞋跟。」
「你老公喜欢屁股不?这小子天天抱着我的屁股啃来啃去。」又几个东北老
娘们拉着富商过来了,只见东北老娘们在那裏指指点点,大声讨论着,一会话题
又转移到做爱上了。
「我家那口子,越来越厉害了,这可咋整啊,一晚上能射五次!把我那个老
逼操的啊。」
「我们每天都做,365天天天不停,怀孕了也做,真奶奶的舒服死了!」
「这个小变态最喜欢野战,我们哪裏都去过,厕所、商场、医院、教室、广
场,哪裏人多去哪裏。」
……
说的这些小少年都无地自容了。
到了发言时间,周强作爲组织者发言,但是还沒有讲十分锺,只听到一声女
人的娇喘:「啊呀妈呀,插进来了!」
大家一看,只见身穿大貂皮、黑丝、长靴的176cm、47岁熟女姚晴,
正坐在大华生物总裁、19岁的吴志的大鸡巴上,奋勇的用自己的巨臀不断砸向
那个大鸡巴,爽的吴志直翻白眼,手快速在那个丝袜大腿上抚摸。
这就受不了了,但是也刺激了其他的东北老娘们和台湾富少,于是很快,会
场就变成了交配的场所。
有的还是坐在那裏,老娘们的大屁股砸向少年,有的面对面坐在一起,少年
一边吃奶一边挺动鸡巴,有的让老娘们岔开腿躺在椅子上,少年站在那裏勐操,
有的让老娘们趴在前面人的座椅上撅着大屁股,少年站在自己的座椅上狂操,有
的幹脆站在过道当中,让老娘们把腿擡到他们肩头站着勐操!
一会,会场裏就传来了一阵阵东北骚浪叫。
「诶呀妈呀。」
「这可咋整啊。」
「你瞅瞅。」
「那家伙。」
「俺寻思。」
「老多人了。」
「啥玩意啊。」
「我CAO。」
「完了吧。」
随即就是一阵阵射精的声音!整个台商原本是要来探讨经商之道,洽谈合作
的,结果演变成了东北老女人探讨她们的小丈夫变态地舔脚舔屁股、一晚上的次
数等等,并且切磋交配实战了!
第八章 尾声
强仔和丽姨一共组织了15年的东北老娘们与台湾富少的相亲活动。每一次
都大获成功,好吃懒做、能说会道、抽烟喝酒、打架骂人、风骚浪荡、个高腿长、
胸大臀肥的一群一群东北老娘们,通过勾搭台湾金融、能源、IT、生物、制造
各行各业的富少,进入了台湾的上流社会,变成了一个个阔太太,并且很多心狠
手辣的东北老女人帮助自己的台湾阔少丈夫除掉了父亲和财産其他继承人,加上
妖媚的肉体和能说会道的性感,每天勾着自己的小丈夫做爱,生了一个又一个孩
子,败坏了几乎所有的台湾行业,而她们的子女由于自己的母亲根本沒什麽文化,
父亲又从小都在和母亲做爱,所以非常愚蠢和无知,很多男孩子还是不断引进东
北老娘们来做爱和结婚生子。终于台湾经济全面崩溃,顺利回归。而立下汗马功
劳的丽姨原来是中国共産党的特工,而强仔则成功成爲台湾第一任省长!
(全文完)